漢語交流與討論‧The Chinese Language Thread

The place to use Languages other than English (LOTE) to discuss whatever you like.

Re: 漢語交流與討論‧The Chinese Language Thread

Postby VROOR » Sat 05 Dec 2009 1:48 pm

kaenif wrote:「潮語」中也有很多外來詞。

賣飛佛 - my favo(u)rite
本是用來嘲諷廣告代言人的口音

十卜(扑) - support
原用於討論區上,表示支持樓主

升呢 - 呢=level
本來代表網遊上升級,現引申為任何方面的升級、升值


好個賣飛佛,這詞很有趣味。 十卜華人,升呢中國,加入賣飛佛...這詞好用。
Image
ImageImage
User avatar
VROOR
 
Posts: 265
Joined: Thu 13 Aug 2009 6:40 pm
Location: Taiwan (R.O.C)

Re: 漢語交流與討論‧The Chinese Language Thread

Postby VROOR » Sun 06 Dec 2009 8:47 pm

說到「潮語」就會讓人聯想到「潮汕方言」,雖然兩者之間無關連唯有名子中都有個【潮】字。 既然都聯想到了,就直接打鐵趁熱,來談談這「潮汕方言」獨特而有趣的用詞:

無腳蟹 → 被刻意孤立出來的弱者
一肚火 → 很生氣
大細目 → 偏心眼
大細膽 → 膽子小
半桶屎 → 大混蛋
老在行 → 很內行
大聲百喉 → 大嗓門
和尚摸頭 → 沒辦法,無法(無

舉例用法:「唉! 那個半桶屎真死王八大細目! 明知我大細膽的,還來個大聲百喉,給我個無腳蟹當了。 想了一肚火也是他媽的和尚摸頭! 誰知那屎還來個老在行的!」
Image
ImageImage
User avatar
VROOR
 
Posts: 265
Joined: Thu 13 Aug 2009 6:40 pm
Location: Taiwan (R.O.C)

Re: 漢語交流與討論‧The Chinese Language Thread

Postby VROOR » Sun 06 Dec 2009 9:34 pm

官話一共四大片。
吳粵湘贛緊相聯。
客家還有平和晉,
閩話要分北和南。


一,中國的第一大方言是官話方言,使用人口占全國人口的70%,以北京話爲代表,其內部分爲四片。

1, 華北官話:北京、東北、山東、河南爲一個部分,或稱爲北方話。也有將東北話分立一個次方言區的。北京地區自古就是北方遊牧民族和漢人混居的地方,唐代胡將安祿山就是據北京起兵的,五代後更是讓於契丹族。北京一帶的方言是在遼、金、元時期,漢、滿、蒙及其它遊牧民族的語言混合而成的,這一時期變化較快。明朝,其受南方漢語影響較大,相對穩定。清軍入關後,“疑ng、微v”聲母消失,入聲消失定型。其是和古漢語差異最大的方言。清雍正朝開始向全國推廣,稱爲官話。作爲我們這個多民族國家的權威方言有其合理性。但正如部分網友所說,再權威也是方言,北方話不是高於其他方言的語言,其他方言也有普通話不能取代的文化功能。普通話不是完美語言,所以才有趙元任殫精竭慮設計帶入聲國語的事情。其語言特點是,最大特點是不保留入聲;其他還有無全濁音,分平翹舌音、前後鼻音,但是沒有唇鼻音“m”(混入了前鼻音),不能根據古漢語的聲韻書籍推導讀音,和南方漢語聲韻體系差異大。

2,西北官話:分佈在西北地區。

3,西南官話:分佈在西南地區。其語言特點是,平翹舌音、前後鼻音不太分,原來帶有“疑ng”聲母,南部地區甚至有“n,l”不分、“f,h”不分以及“z,c,s”和“j,q,x”不分。

4,江淮官話:分佈在揚州、南京、鹽城、鎮江一帶。揚州城歷史上遭到不下七次屠城和洗劫,近幾次多是滿蒙軍隊所爲,其他江淮方言區情況大致如此。所以,這個地區歷史上是吳方言區,現在語言發生變化,成了江淮次方言區。江淮次方言歷史上曾經是明朝時期的官話。
其語言特點是“n,l”不分,帶有入聲,平翹舌音、前後鼻音也未必分。

二,吳方言或稱江南話,分佈在蘇南、浙江和上海,是中國的第二大方言。
吳越地區一直是北方漢族貴族和全國各地文人的導入區,在東晉、南宋有兩次大規模的北方移民浪潮,另外范仲淹、王安石、王羲之、蘇東坡、白居易等歷代文化人都長期生活在這裏,或晚年定居於此。東晉、南朝、南宋時期曾經是南方漢族政權的官話(南京歷史上也是吳方言區)。近千年來,吳越地區文化發達,昆曲、彈詞皆是以吳方言爲載體的。所以,其語音面貌較多的保留了古漢語的特色,爲中國文學的貢獻也最大。但是,解放後吳方言受政策限制、文化歧視相對閩、粵方言大,使用人口比例下降較快,有可能使用人口數很快會降到閩粵方言之後。其語言特點是,保留有全濁音、保留入聲,不分平翹舌音、前後鼻音,可以根據古漢語的聲韻書籍推導讀音。

三,粵語或稱廣東話,第三大漢語方言,原來分佈在廣東省廣州地區,解放後政府相對重視,加之香港不在中央政府治下,所以保存較好,使用人口數穩重有升。廣東話內部原來也有差異,也有以東莞話爲尊的歷史上。但是現在以廣州話爲准,省內也在推廣。其語言特點是,全濁音清化,但是一般屬於陽類聲調與清音不相混;保留入聲的“p,t,k”三種促音、鼻音的“m,n,ng”三種韻尾。聲母“n,l”不分、“f,h”不分以及“z,c,s”和“j,q,x”不分。能根據古漢語的聲韻書籍推導讀音。

四,閩方言使用人口和粵語相當,分爲南北兩片,也有將其分爲兩大方言區的,閩北話主要是福州一帶,閩南話分佈較廣,包括廈門、潮州、臺灣、海南,東南亞僑民也多使用。和普通話差異最大,內部差異也最大。
其語言特點是,全濁音清化,但屬於陽類聲調與清音不相混;部分次濁音變爲“[b][g][dz]”三個濁音聲母;入聲有“p,t,k,?”四種促音,鼻音有“m,n,ng和鼻化音”四種韻尾。聲母“f,h”不分。能根據古漢語的聲韻書籍推導讀音。

五,湘方言分佈湖南,原來老湘語也有全濁音,推普後基本清化。保留入聲,不分前後鼻音,無翹舌音,聲母“n,l”不分,甚至“f,h”不分。

六,贛方言分佈江西,全濁音清化,但屬於陽類聲調與清音不相混;保留入聲,不分前後鼻音。聲母“n,l”有時不分。

七,客家話是早期北方移民後裔的語言,帶有較多唐代以前北方話特徵。原來全濁音清化,但是全部轉爲全清音,並且屬於陽類聲調與全清音不相混;保留入聲;沒有“f”聲母;也沒有翹舌音。

八,晉語:山西一帶的一種方言,不等於山西方言,其與周圍北方話的不同在於,保留了入聲。推普後入聲也在趨於消失。

九,平話:分佈在廣西,是新被確定的方言區之一。
Image
ImageImage
User avatar
VROOR
 
Posts: 265
Joined: Thu 13 Aug 2009 6:40 pm
Location: Taiwan (R.O.C)

Re: 漢語交流與討論‧The Chinese Language Thread

Postby VROOR » Sun 06 Dec 2009 10:54 pm

日文漢字的音讀是源自古代中原(特別是唐朝)的漢語發音,當時的漢語有所謂的「入聲」,即字音以 k, t, p等音結尾。 入聲在現代的北方漢語中已經消失了,但是南方漢語方言中,仍然保持了這種發音。 如閩南語的「發」「日」「國」等都是入聲字。 日文漢字的 〝く〞 音,就是反映出古代漢語的入聲。 嚴格說起來,日文中一些以〝う〞結尾的音讀漢字,過去也大都是入聲字。 不過要知道是否真是入聲字,要看古式的假名拼音: 例如「十」和「中」現在同樣唸「じゅう」,但是用古式假名拼音時,「十」是「じふ」,而「中」是「ぢゅう」。

在古式假名拼音中以「ふ」 結尾的才是入聲字,所以「十」是入聲字,而「中」不是。 現在用閩南話唸「十」,豈不是以 p 音結束的嗎? 不過為何以「ふ」表示 p 音呢? 這是因為漢字讀音傳入日本時的時代,「はひふへほ」是唸 pa pi pu pe po的,所以用來表示入聲中以 p 結尾的字。 順帶一提,日文漢字的音讀保留著古代漢語的發音,一個日文漢字常有幾種音讀,其實是反映出漢語發音的歷史變遷。 因為同一個字,中原不同的朝代給日本傳了不同的讀法,這些讀法都在日文中保存了下來。

所以學者們要重建古代漢語的發音時,都會參考日文漢字的音讀。 另外,由於中原南方漢語方言,與日文一樣,保留著很多古音,所以如果懂得漢語的南方方言(閩南話、廣東話...等)讀音的話,往往可以推測出日文裡的發音(當然,這也不是百分之百的一定)。 廣東話的「一(yat)」「六 (lok)」「七 (tsat)」「八 (bat)」「福 (fok)」,閩南語也是類似如此「一(jit)」「六(lok)」「七(tset)」「八(bat)」「福(hok)」。 從廣東話的發音可以看出,「一」「七」「八」的 t 音很一律的與日語的「ち」對應,而「六」「福」的 k 音則與「 く」對應,可見日語和廣東話都保留著古代漢語同樣的入聲。

當然,漢語方言和日語有獨自的演變歷史,所以這樣的對應關係並非真正準確的。 日語漢字的音讀「く」是有明確的來歷,即古代漢語的入聲字,而現代漢語的南方方言,就是最好的證明。
Image
ImageImage
User avatar
VROOR
 
Posts: 265
Joined: Thu 13 Aug 2009 6:40 pm
Location: Taiwan (R.O.C)

Re: 漢語交流與討論‧The Chinese Language Thread

Postby VROOR » Fri 11 Dec 2009 8:57 pm

語 言 隨 著 社 會 的 產 生 而 產 生 , 隨 著 社 會 的 發 展 而 發 展 。 漢 語 的 歷 史 和 漢 族 的 歷 史 同 樣 悠 久 、 同 樣 輝 煌 。 最 古 時 期 的 漢 語 , 詞 彙 還 不 豐 富 , 但 是 基 本 詞 彙 的 核 心 已 經 出 現 ; 語 法 還 不 複 雜 , 但 是 基 本 的 句 式 也 已 經 形 成 。 漢 字 產 生 以 後 , 進 入 了 有 史 時 期 。 社 會 的 發 展 加 快 了 , 漢 語 的 發 展 也 加 快 了 。

早 在 春 秋 時 期 , 漢 語 已 經 出 現 了 共 同 語 。 《 論 語 ‧ 述 而 》 : “ 子 所 雅 言 , 《 詩 》 、 《 書 》 、 執 禮 , 皆 雅 言 也 。 ” ﹙ 孔 子 有 用 雅 言 的 時 候 , 讀 《 詩 》 、 讀 《 書 》 、 行 禮 , 都 用 雅 言 。 ﹚ “ 雅 言 ” 就 是 那 時 的 共 同 語 。 漢 代 揚 雄 ( 公 元 前 5 3 - 公 元 1 8 ) 著 的 《 方 言 》  的 “ 通 語 ” “ 凡 語 ” , 指 的 是 漢 代 的 共 同 語 。 中 國 古 代 政 權 統 一 的 時 候 , 一 向 建 都 在 北 方 , 北 方 話 自 古 以 來 就 是 漢 民 族 共 同 語 的 基 礎 。 公 元 1 1 5 3 年 金 遷 都 燕 京 ﹙ 即 今 北 京 ﹚ 以 來 , 北 京 話 成 為 北 方 話 的 代 表 。 明 、 清 時 期 的 共 同 語 叫 “ 官 話 ” ( M a n d a r i n ) , 就 是 以 北 方 話 為 基 礎 的 。

漢 語 語 法 缺 少 英 語 、 俄 語 那 樣 的 形 態 變 化 , 詞 序 和 虛 詞 具 有 重 要 作 用 。 詞 序 就 是 詞 在 語 句 的 順 序 , 詞 序 反 映 語 法 關 係 。 “ 紅 花 ” 是 偏 正 關 係 , “ 紅 ” 從 顏 色 上 給 “ 花 ” 分 類 ; “ 花 紅 ” 是 主 謂 關 係 , “ 紅 ” 是 對 “ 花 ” 的 狀 態 的 陳 述 。 “ 人 來 了 ” 的 “ 人 ” 是 主 語 , 這 個 “ 人 ” 是 談 話 雙 方 事 先 確 知 的 人 ; “ 來 人 了 ” 的 “ 人 ” 是 賓 語 , 這 個 “ 人 ” 是 談 話 雙 方 不 確 知 的 人 。 漢 語 的 虛 詞 非 常 重 要 , 用 或 不 用 , 用 這 一 個 還 是 那 一 個 , 直 接 影 響 語 言 的 結 構 和 語 義 的 表 達 。 “ 寫 字 ” 是 述 賓 結 構 , “ 寫 的 字 ” 是 偏 正 結 構 。 “ 我 和 你 ” 的 “ 和 ” 表 示 聯 合 關 係 , “ 我 或 你 ” 的 “ 或 ” 表 示 選 擇 關 係 。
Image
ImageImage
User avatar
VROOR
 
Posts: 265
Joined: Thu 13 Aug 2009 6:40 pm
Location: Taiwan (R.O.C)

Re: 漢語交流與討論‧The Chinese Language Thread

Postby VROOR » Fri 11 Dec 2009 9:01 pm

<< 漢 語 的 發 展 >>

1 . 語 音 的 發 展

漢 語 語 音 發 展 的 總 趨 勢 是 簡 化 。 第 一 , 古 代 全 濁 聲 母 在 北 京 話 中 變 成 了 同 部 位 的 清 聲 母 。 例 如 : “ 平 白 皮 別 步 大 田 代 地 同 才 字 存 在 自 夕 囚 寺 序 邪 示 食 射 船 仇 及 求 其 具 ” 。 第 二 , 古 代 入 聲 在 現 代 北 京 話 已 經 消 失 , 原 入 聲 字 改 讀 其 他 聲 調 。 例 如 “ 哭 桌 出 瞎 ” 改 讀 陰 平 , “ 別 白 薄 獨 敵 合 活 極 竭 軸 濁 ” 改 讀 陽 平 , “ 谷 鐵 北 百 ” 改 讀 上 聲 , “ 莫 溺 力 立 六 樂 襪 育 玉 岳 ” 改 讀 去 聲 。

2 . 詞 匯 的 發 展

古 代 漢 語 以 單 音 詞 為 主 , 中 古 以 後 複 音 詞 大 量 增 加 , 現 代 漢 語 複 音 詞 的 數 量 超 過 了 單 音 詞 。 複 音 詞 方 面 又 以 雙 音 詞 佔 多 數 。 古 代 使 用 單 音 詞 的 地 方 , 現 代 很 多 要 改 用 雙 音 詞 。 例 如 : 哀 - 悲 哀 , 迫 - 逼 迫 , 鄙 - 鄙 薄 ; 賓 - 賓 客 ; 策 - 策 劃 ; 測 - 測 量 ; 曾 - 曾 經 ; 柴 - 柴 草 ; 然 - 然 而 ; 但 - 但 是 ; 雖 - 雖 然 ; 反 - 反 倒 。

3 . 語 法 的 發 展

現 代 漢 語 出 現 了 許 多 新 的 句 式 , 使 表 現 方 式 更 加 豐 富 精 密 。 出 現 了 平 行 的 動 詞 共 帶 一 個 賓 語 。 例 如 :

倘 使 插 了 草 標 到 廟 市 去 出 賣 , 也 許 能 得 幾 文 錢 罷 , 然 而 我 們 都 不 能 , 也 不 願 這 樣 做 。 ﹙ 魯 迅 《 傷 逝 》 ﹚

她 是 來 享 受 , 她 不 能 , 不 肯 , 也 不 願 , 看 別 人 的 苦 處 。 ﹙ 老 舍 《 駱 駝 祥 子 》 ﹚

出 現 了 結 構 複 雜 的 定 語 , 例 如 :

我 因 為 常 見 些 但 願 不 如 所 料 , 以 為 未 必 竟 如 所 料 的 事 … … ﹙ 魯 迅 《 祝 福 》 ﹚

也 沒 有 一 般 洋 車 夫 的 可 以 原 諒 而 不 便 效 法 的 惡 習 。 ﹙ 老 舍 《 駱 駝 祥 子 》 ﹚
Image
ImageImage
User avatar
VROOR
 
Posts: 265
Joined: Thu 13 Aug 2009 6:40 pm
Location: Taiwan (R.O.C)

Re: 漢語交流與討論‧The Chinese Language Thread

Postby VROOR » Fri 11 Dec 2009 9:08 pm

漢 語 各 方 言 的 書 面 語 詞 匯 有 較 大 的 一 致 性 , 而 日 常 用 語 差 別 較 大 。 例 如 , 普 通 話 的 “ 玉 米 ” , 東 北 叫 “ 苞 米 ” , 山 西 叫 “ 玉 茭 ” , 昆 明 叫 “ 包 穀 ” , 蘇 州 叫 “ 俞 麥 ” , 廣 州 叫 “ 粟 米 ” , 廈 門 叫 “ 麥 穗 ” 。 古 代 的 詞 語 在 各 方 言 中 的 保 存 情 況 不 一 樣 。 一 般 地 說 , 北 方 方 言 保 留 較 少 , 南 方 方 言 保 留 較 多 。 “ 面 ” “ 頸 ” “ 行 ” “ 入 ” “ 飲 ” “ 食 ” 這 些 古 代 的 詞 , 粵 方 言 一 直 在 用 ; 而 在 北 方 方 言 只 作 為 構 詞 成 分 , 如 “ 面 容 ” “ 頸 椎 ” “ 步 行 ” “ 進 入 ” “ 飲 水 ” “ 食 品 ” , 單 說 時 一 般 要 說 “ 臉 ” “ 脖 子 ” “ 走 ” “ 進 ” “ 喝 ” “ 吃 ” 。 同 樣 一 個 詞 , 往 往 在 某 個 方 言 中 很 活 躍 , 而 在 另 一 方 言 中 卻 很 生 僻 。 例 如 , “ 下 ” “ 落 ” 這 兩 個 詞 南 北 各 方 言 都 有 , 但 在 粵 方 言 中 “ 落 ” 的 使 用 頻 率 比 北 方 方 言 高 得 多 。

漢 語 各 方 言 和 普 通 話 在 語 法 上 也 有 一 些 差 別 , 主 要 表 現 在 詞 序 和 虛 詞 上 。 粵 方 言 在 詞 序 上 和 普 通 話 主 要 的 差 別 有 三 點 :

第 一 , 個 別 形 容 詞 作 狀 語 時 , 放 在 它 修 飾 的 動 詞 的 後 面 。 “ 我 先 走 ” , 廣 州 話 說 “ 我 行 先 ” ; “ 多 買 三 斤 肉 ” , 廣 州 話 說 “ 買 多 三 斤 肉 ” 。

第 二 , 雙 賓 語 結 構 , 普 通 話 近 賓 語 指 人 , 遠 賓 語 指 物 , “ 給 他 十 塊 錢 ” 。 廣 州 話 近 賓 語 指 物 , 遠 賓 語 指 人 , 說 “ 畀 十 個 銀 錢 佢 ” 。

第 三 , 比 較 句 , 粵 方 言 不 用 “ 比 ” , 而 用 “ 過 ” 。 “ 貓 比 狗 小 ” , 廣 州 話 要 說 成 “ 貓 細 過 狗 ” 。
Image
ImageImage
User avatar
VROOR
 
Posts: 265
Joined: Thu 13 Aug 2009 6:40 pm
Location: Taiwan (R.O.C)

Re: 漢語交流與討論‧The Chinese Language Thread

Postby sil_lark » Fri 18 Dec 2009 6:51 am

I figure in your last post that you are talking about Chinese dialects? I lived in the southern part of China for a few years and heard 福 州 话 quite a bit. A lot of the times when Fuzhou people spoke in mandarin, their words were more "slurred" and they pronounced the "x" in "xiang" as "s", like "siang", and the "zh" in "zhong" as "zong".
一 鸣 惊 人.

Native Language: American English

Second language: 4 years Mandarin Chinese

I've tried: Old English, Hebrew, Biblical Greek, Gothic

I want to learn: Tagolog, Arabic, Biblical Greek, Russian, Vietnamese
User avatar
sil_lark
 
Posts: 24
Joined: Thu 13 Aug 2009 8:47 am

Re: 漢語交流與討論‧The Chinese Language Thread

Postby VROOR » Thu 24 Dec 2009 6:04 am

sil_lark wrote:I figure in your last post that you are talking about Chinese dialects?


Yes, that post was about the chinese dialects.

sil_lark wrote:I lived in the southern part of China for a few years and heard 福 州 话 quite a bit.


I see. You must have a lot of interesting recollections from those times. Would you mind to share some? Perhaps, insights about the Chinese Culture from a non-chinese individual's view?

sil_lark wrote:A lot of the times when Fuzhou people spoke in mandarin, their words were more "slurred" and they pronounced the "x" in "xiang" as "s", like "siang", and the "zh" in "zhong" as "zong".


Aye, indeed. That is very kin of you to note such minor linguistic signs. This is what I meant by "all chinese speak the Standard Chinese with their own dialectal influences, but not vice versa".
Image
ImageImage
User avatar
VROOR
 
Posts: 265
Joined: Thu 13 Aug 2009 6:40 pm
Location: Taiwan (R.O.C)

Re: 漢語交流與討論‧The Chinese Language Thread

Postby sil_lark » Sat 26 Dec 2009 4:34 am

I was in my early teens/tweens while I was living in the Fujian province. Most of my tutors taught the "proper" Mandarin from up north, but I played with Fujian children a lot and adopted the more "slurred" 福 州 话 version of 普 通 话. I attended a language university and the instructors were quick to correct my language pronunciation. I figured out I had somewhat of an ear for the locals' speech when a group of American students invited me to a little local restaurant and ordered some dishes. An old 福 建 woman was taking our orders, and when she questioned me about some of the dishes I had ordered, I answered back without much hesitation. The other students asked me how I could understand her. They knew about as much as I did Mandarin-wise, but I guess I had grown accustomed to the "slurred" speech. :?

Before my family left the mainland I really wanted to learn 福 州 话, but time was limited and the that was the first time I realized how private dialects were to the people.
一 鸣 惊 人.

Native Language: American English

Second language: 4 years Mandarin Chinese

I've tried: Old English, Hebrew, Biblical Greek, Gothic

I want to learn: Tagolog, Arabic, Biblical Greek, Russian, Vietnamese
User avatar
sil_lark
 
Posts: 24
Joined: Thu 13 Aug 2009 8:47 am

PreviousNext

Return to Languages other than English

Who is online

Users browsing this forum: No registered users and 2 guests

cron